社区百科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优秀社区工作者   
[0] 评论[0] 编辑

李萍

  社区工作繁杂,社区工作人员加班加点是常态。对于苏州高新区枫桥街道枫津社区党委书记李萍来说,回想三年多的工作历程,里面有委屈、有喜悦,还有满满的充实感和成就感。


  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,我如往常一样送完孩子上学后到岗,正在吃早饭。


  老张一来就差点把我镇住了,骂骂咧咧地说道:“你们还是党的干部吗?上班时间吃东西……”天地良心,送小朋友上学的家长都知道,小朋友7点半要到学校的,社区8点半才正式上班。老张进门的时候,根本没到上班时间。那是我和老张的第一次见面。


  我赶忙把手上的蛋饼放下,并没有和老张正面“杠”起来,而是如往常处理居民纠纷一样,耐心地询问他的需求。但当时的老张好像正在气头上,沟通不是很顺畅,只知道他要办伤残军人补助。


  老张走后,我咨询了社区了解情况的同事,终于知道,在之前也有同事帮忙跑了好多次他的伤残军人办理手续,街道领导、区里领导、民政局的相关负责人都出面协调过。但是,规矩就是规矩,没有材料确实没法解决老张的伤残军人补助的问题。


  面对这样的情况,老张每次天气不好、胳膊不舒服时候的郁闷就别提了。将心比心,确实挺闹心的。这也是他时不时来社区“发泄发泄”的原因,这次刚好被我碰上了。


  感同身受的同时,我总觉得有办法解决老张的困境。先跟他交交心,了解他真正的需求。我把老张家纳入了过年过节时的困难走访慰问对象名单,平时有时间要去他家附近,也会自己拎点东西去看看,去摸摸情况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老张跟我推心置腹聊了起来。


  据老张介绍,他是一名复员军人,当时因为负伤辗转多家地方医院治疗,在部队负伤的文字材料已经不可查询,因为国家困难,也没想过要找部队负责。


 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最近几年生活实在是太难了,儿子吃官司、爱人患癌症,七十多岁的老张也没法工作。实在没法子了,才想起来看看能不能申请伤残军人补助,好歹贴补贴补生活。但没想到的是,跑了社区、街道“无数次”,还是没能办下来,原因就卡在了证明材料上。没有文字材料,老张一度还发动战友,找到很多人证。“能找到这些人证都很难了,很多战友已经走了。”他很感慨。


  摸清了老张想补贴生活的实际想法后,我也第一次有了信心。老张还是那个老张,国家困难时没有想过要补助,家庭顺遂的时候,也没有想过,哪怕半个世纪里每次阴雨天胳膊疼的时候还是没想过。


  但是,现在他是真的碰到难关了,能真的不管他吗?回到社区后,我仔细研究了各种针对困难对象的帮扶政策办法,终于找到一条困难对象养老护理补贴政策,符合老张的情况。在跟他沟通过后,顺利地帮他办了下来。


  后来,老张在大热天送来两碗绿豆汤,这是我没有想到的。看到绿豆汤的瞬间,我的泪水就开始在眼眶中打转。我不怕居民闹,只是怕他们不理解我们社区工作者的努力和付出。我想,只要我们为居民服务的初心不变,再冷的冰,也能被我们捂化。


  三年多来,我们枫津社区的工作人员和居民们,还共同见证了社区的三大变化:社区办公地和活动场所从原来的“老破小”搬到现在的“新赞大”;原来要去别的社区“蹭”社区医疗,现在新的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即将开门;2018年群租整治,2019年拆违、车库住人整治、小区环境整治,令社区的整体居住环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
  这三个变化带给居民的,是满满的幸福感。


  2016年5月底,我刚来枫津社区的时候,社区办公地是一个仅有400平米的老楼,居民活动、会议都要各种腾挪。还有一个特别情况。我们枫津社区面积虽小,但居民中光退休后关系落到社区的党员就有近400人、分属8个党支部。因此,每次党员学习或者网格员全员会议的时候,我们就“抓瞎”了,到处借地方。


  现在,新建的枫津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就在老办公地点边上,一共四层楼,每层都有700平方米,功能齐全。其中,一层是宣传阵地、党员活动室等;二层是多功能活动空间,有会议室、舞蹈室、小朋友书吧、志愿者服务站等;三层是家风家训展示馆、多功能活动用房;四层则是办公室。随着党群服务中心的投入使用,老办公地点空了出来。


  社区医疗是大家的热议点,以前我们居民要与东浜社区居民一起去“蹭”马浜社区医疗服务中心的服务。现在,随着老办公地点的腾出,那里就成了最适合社区医疗服务中心落户的地方。在经过6个月的共同努力之后,枫津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即将开门服务。


  群租房、拆违、小区环境整治等治理工作,关系到居民的切身利益、直接利益。


  有个水果摊老板长期违章搭建大棚销售水果,我们多次沟通没有效果。在工作队拆除过程中,老板给工人师傅送上了水果。看来,前期的工作让他有了转变。有的居民在一旁叫好,说“你们早该强硬一点了”。在面对多次劝说未果的情况之下,面对仍然罔顾其他居民权益的群租房东、违建者们,我们工作队在推进整治过程中,从未动摇,因为我们坚守的是最广大居民的共同利益。


  当然,这其中也不是没有特殊情况,需要实事求是处理问题。比如,拆迁户中,有很多老人就选择了住在车库里,他们这样做很直接也很现实。当年拆迁的时候,他们很配合政府,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故居。现在年纪大了,当年分配的房子在5层、6层,确实爬不上去,老年人又喜欢“接地气、闲聊天”,住车库是真的方便。


  而且,这些老人的子女基本都住楼上,烧饭后,会给他们端下来。面对车库只是居住的情况,我们工作中没有选择强行劝离,而是劝诫他们不要做一些不安全的事情,比如在车库里使用燃气做饭等有可能引发火灾的行为。


  社区工作繁杂,社区工作人员加班加点是常态。但舍小家,为的是社区的“大家”,我们无怨无悔。

附件列表


0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齐海斌    下一篇 翁文静

标签

暂无标签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